站内
  • 站内

当前位置:

眉山新闻网

>

娱乐

>

今日热闻

《未来机器城》用好莱坞模式探索国漫新方向

新闻来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19-07-24 17:06:03

责任编辑:赵娜娜


  新华网北京7月23日电(杨莹莹)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在《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带来热潮之后又渐渐归于平静,正当人们感慨国漫崛起艰难的时候,《风语咒》《白蛇:缘起》又让国漫迷看到了希望。一直以来由于缺乏完善的工业化体系,国漫之路走的艰难,很多人说国漫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宝地,但所有动画人都深知,艰难背后是机遇更是挑战。

  近日,最新中国动画电影《未来机器城》登陆大银幕,推翻无数版本,精心打磨故事、画面、配音,探索中西文化融合的叙事表达。日前,制片人郝雨对话新华网,探讨影片如何借鉴好莱坞的成熟模式为国漫发展助力,在国漫前进路上的经验得失。

  《未来机器城》制片人 郝雨

  新华网:为什么选择漫画《7723》改编成一部动画电影?

  郝雨:2013年的时候,《十万个冷笑话》《万万没想到》趟开了电影这条路,然后有很多投资人说,你们要不要也试着做一部电影?那会儿我们的漫画社区里面大概有数万篇投稿,《7723》是投稿里面排名前十的故事,那篇故事打动了很多人,这个故事的内核是经过验证的,所以由它来改编,成功率会高一点。原故事讲的是一个老旧的机器人,有记忆问题,每天晚上需要面临删除记忆的选择,他脑海当中一直有个小女孩,是它不愿意删去的宝贵记忆,这个故事本身所呼唤的就是一个动画电影,那我们就用动画的形式来讲述。

  新华网:从漫画到改编成成型的剧本,中间经历了多长时间?

   郝雨:漫画是2012年底创作的一个短小连载,剧本定稿到2016年底。花了很长时间,包括中间我们开发过很完整的分镜版本,最后大家感觉不好又推翻重来,一直在打磨,即便说剧本完成了,在后面的制作过程中,(直到)临上映前最后一分钟,封盘前的一分钟,我们都还在尽可能的去优化,包括台词、配音。

   新华网:这中间大概经历了多少版本,有统计过吗?

  郝雨:我统计过的剧本,好像有八个大版,每个大版里有十几个小版,这是剧本方面,如果是说分镜,我们画了大概有五个版本。分镜其实已经是很昂贵的环节了,它把整个故事用连环画的形式画出来了。后面在制作当中,我们还能优化的地方都持续优化,每一个环节都是尽了一切的可能,一切的努力去把它改得更好。

   新华网:改编过程中有哪些困难?不断修改是对哪些地方不满意?

   郝雨:这部电影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即便是缺陷都是相当满意(笑)。动画电影跟真人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真人电影可以拍很多的镜头,然后完全可以靠后期重新剪辑,做出不一样感觉的故事。动画电影每一帧都是画的,每一帧都很昂贵,没有额外的镜头,在创作的时候基本决定了这个镜头要做之后就是一条道走到黑。

  后期没有灵活的修改空间,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微调,这个是最难的地方,就是做了一个决定就不能后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真的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一版一版的改,直到改到相对比较完整的版本之后,才开始投入大量的预算去制作。

  新华网:虽然电影是与国外团队一起开发制作,但《未来机器城》还是一部国漫,与国外团队合作有哪些观念和想法的分歧?

  郝雨:文化沟壑是一定存在的,我举个例子,我们第一个推翻的版本里,小女孩跟那个机器人说了20多遍I love you。那会儿老跟那个导演吵的一个就是爱,为什么要说那么多I love you呢,我们有1万种表达这个感情的方式,我们就是不说这句话,但是那个导演就不理解,直到找到后来的两位导演,他们欣赏这种内敛的表达手法。

  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会去找文化重叠的部分,比如一个笑点,英文很好笑,假如说中文我改不出来,我们就把这个段子舍弃,反之亦然。我们不是一个翻译作品,是一个在创作的时候就两种语言并行的电影。

  新华网:电影风格充满好莱坞的模式,如何体现中国元素?

  郝雨:国漫不应该仅仅跟古风划等号,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一个空白,没有中国的动画是科幻的。我们讲述的是一个未来的时代,怎么把中国元素揉进去,我们做了特别多尝试。比如城市的设计其实是基于广州和上海,穿梭在大楼中间的高速路,这个是只有中国才有的一种未来感。满大街的广告品、全息广告屏,到处都是红绿灯,这个其实是独属于亚洲的一种未来感。

  再比如音乐,大反派有一个很帅气的出场,那个音乐是邵氏电影当中所有反派出场的音乐,我们用电吉他的方式弹出来成为具有未来感的改编。

  再比如最后的整场打斗戏,一开始请的是画过好莱坞大片打斗戏的(画师),但打出来之后我们就发现非常不好看,主角和反派boss一直在打,谁也打不过谁,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弱,然后我们完全用武侠的逻辑(去打),这样打会显得boss很厉害,主角也很厉害,他们就是下巴都惊掉。包括我们的主角,对海外观众来说就是个亚裔的小女孩。

   新华网:电影中城市的原型基础是广州和上海,在画面中是如何体现的?

  郝雨:说两个小例子,在设计他们家的街区的时候,每家都是独门独院,如果不是我们的剧情是有些不成立的,所以必须独门独院,但是独门独院就看起来像外国,我们就在道路上加了电线杆、空调,还有晾衣绳,你瞬间就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具有国别的环境了。

   新华网:电影中有很多非常有趣的机器人,是如何设计这些机器人的形象和性格的?

  郝雨:我们的世界观是万物皆AI,原本漫画里没有那么多机器人,我们在丰富世界观的时候就是想象到的一切都试试看把它变成机器人。这有个垃圾桶,把垃圾桶画成个机器人,这有个创可贴的急救包,能不能把它变成机器人?这都是剧情以外的创作。

   新华网:电影的中文配音演员有冯远征和石班瑜,为什么选择这两位演员?

  郝雨:我们的配音指导王蕙君,她是紫霞仙子的配音(演员),从事声音工作数十年,非常有经验,她有一个逻辑就是配音演员尤其这种特型的配音,一定要跟那个角色长得像。我们一下就想到冯老师了,因为(他)跟我们那个角色长得像,结果果不其然,一配就合上了。石老师是我们要找一个能够配出老顽童感觉的声音,同时他一人分饰六角,还要配那么多个机器人,谁的声音有一定的辨识度又有那种顽皮的感觉呢。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蜀ICP备09029749号-1 眉公网备: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川)字第115号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敬请告知!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80003 联系电话:38166855 邮箱:msxwwb@163.com

川网公安备 51140202000199号

分享到

真钱三公官网